Yuri Chan- 黑暗中的守护者

YURI 2023-12-09 91

YURICHAN黑夜里的守护者

在繁忙的数字金融世界中,交易在眨眼之间飞跃全球,Yuri Chan站在背后,宛若一个对抗网络犯罪黑潮的沉默哨兵。作为币安经验丰富的反欺诈专家,她的日常就如同在网络阴影下同那些层出不穷的欺诈者们下一场惊心动魄的实时棋局。

这不是个聚光灯下的职位,Yuri和她的团队很少被人感知到他们的存在,即使是对内部的同事而言。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她的工作,那就是挖掘用户特征和分析场景,发现潜在的欺诈行为并进行干预,从而保护用户在币安平台的资产安全。

在聊到自己工作时,Yuri整个人都手舞足蹈起来,她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这么幸运,在年轻的时候就找到了这么热爱并且擅长的事业。有时候Yuri觉得自己在俯瞰着织一张网,等待时机,收网。她的快乐,既来自每次打赢胜仗击退诈骗者的成就感,又有帮助到受害者免受损失的欣慰。

图书馆 侦探梦

当Yuri还在念小学时,她家附近有个很旧的图书馆,灰尘飞舞,书架子被压得弯弯的。她在那里度过了很多课余时光,当时翻到侦探小说,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有时候读完再抬起头,天都已经黑了。

那时候她就梦想着长大后要成为一名侦探或警察,就像小说里的人物一样飞檐走壁。只不过受限于视力与晕血难以实现。在后续的教育和工作经历中她逐渐发现这个有风控这个职业。天生的正义感追求和解开谜题的冲动,将她带入了反欺诈的领域。就像是个“网络侦探”,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中切换,跟诈骗者们交锋。

中学时期,Yuri展露出对数学和物理的偏爱,她崇尚理性逻辑和解析,喜欢拆解问题,她父母最担心她的点是总是沉迷于解题到深夜——对她而言,想要的从不止是一个正确答案,而是钻研更多更简洁的解题步骤。大学时她念了Electronic engineering,她想要个电动滑板,就跑去市场里淘各类元器件,焊电路板,自己做了个,课余就在学校附近的山间风里快速穿梭,有种肆意的快活。

职业探索

这种“能做”的精神似乎贯穿了Yuri的前三十多年。在她职业初期,作为一家硅谷反欺诈公司亚洲分部的第三号员工,所有都从零开始搭建,不光是搭建反欺诈体系,就连办公室的办公桌椅和柜子也是自己组装的。

投资人说要转接从未涉猎过的金融行业客户,她和她的团队就开始硬着头皮学,去研究金融欺诈可能出现的场景。她举了个例子,当她想了解如何构建混乱贷款的防控体系时,她就去路边看小广告牌和网上的借贷广告,加入社群里,伪装成需要借钱的学生,一步步聊天获取信任,走完流程,从而对整个欺诈手法具备了解,从而开发出更好的防控体系。

在Web2和法币世界里跟骗子们斗智斗勇了几年,她被朋友拉来加入币安,邀请她去加密世界去打一场“减少资损”的硬仗。

在币安,团队的评价体系很简单,目标就是尽快降低资损,保护每位用户,这与Yuri的底层价值观相符。相比曾经在的某个已相对饱和的行业和公司,为了保持团队的利益,需要保持某种“不要太快”降资损的心照不宣,她更喜欢这里。

新的行业,新的体系,百废俱兴,她兴奋地想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守护用户

跟传统的法币世界相比,加密世界里的诈骗手段并不算多,也不算新奇,难点在于涉及到链上及跨越全球多个司机辖区。同时,亦有个底层观念之争——作为一个崇尚自由化的加密货币行业里的平台方,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介入权的边界在哪里?

Yuri举了个例子,币安作为平台方只能冻结诈骗账户,没有权利冻结普通用户的钱,如果受害人一定要转钱出去给骗子,平台方能做的只有劝说和提示。这倒逼着Yuri和她的同事们去学习心理学知识,不断打磨自己的文案技巧,都是为了在发现风险时与用户沟通过程中,让他们相信自己的判断,帮助更多用户降低蒙受损失的几率。

币安近两年在合规和风控投入大量人力与物力,也有意识地在超前布局反欺诈这块。既有跟执法部门的反欺诈合作,亦有类似忍者计划的社区教育活动。在一个崇尚DYOR(Do your own research) 的行业,有从业者质疑过币安是否“管得太多”,但在币安的权衡体系里,保护用户排在了其他之前。

工作之余,Yuri自己写过很多反欺诈教育普及类的文章。希望借此作为思考的总结,也能借助自己的力量向那个她心目中的正义世界更进一步。

诗情画意

前几年,她在一个平台上匿名写了近百篇文章。不过也不光是些反诈科普类文章,还有诗歌。

这是在一个典型崇尚逻辑和理性的理工科生身上,不多见的一抹感性色彩。诗歌是她的情绪出口,记录了很多瞬间。比如她曾经在怀孕期间的某次无助,对故乡的回望和思念,对猫咪的热爱,还有她和孩子之间的感悟。

Yuri现在居住在巴林,四岁多的女儿在身边。她说成为母亲之后,最大的变化是忽然更能理解和共情他人了,这让她能看见每桩诈骗背后受损者的生活,总是想全力伸出手去。

日常的工作生活不乏辛苦,Yuri却觉得自己始终被治愈着,关于热爱的事业,贴心的孩子。有天她情绪不好又太累了,随口说自己下辈子想做块石头。几周后某一天她的女儿跑来跟她说,下一世她也不做人了。Yuri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她听到孩子说,我就做一朵小花,陪在你那块石头旁边。

相关推荐